咸鱼之瘫

您好这儿阿锡/竹叶

渣文手/渣画手/咸鱼/每天颓废着/

嘉吹,凹凸杂食除了安艾都能接受

APH西厨,安东尼奥世界第一暖我不管,亲子分洁癖严重,好船只吃友情和宿敌,独伊洁癖严重,独普只吃兄弟情

阴阳师半退,因为刚抽到荒川又想回坑mmp真是纠结,酒茨/狗崽/青夜青/荒目/灯刀灯/黑白/阎判

以上,总之是个死肥宅(划掉)小可爱

【凹凸世界/嘉瑞】嘉九岁和格瑞老师的日常√(其三)

·现pa养成√
·全员年龄操作注意
·ooc预警
5.
第二节下课格瑞打算带着小孩儿去报个名,握笔划下最后一个勾,起身整理好卷子离开,嘉德罗斯趴在课桌上睡得昏昏沉沉

格瑞把他摇醒,小孩儿醒了一脸迷茫地看着他

“干什么?”

“去报名”

小孩儿估计也还没反应过来,然后就被人牵走了,他在路上还在思考报名是什么意思,以及有什么作用。

但格瑞也没让他干什么事,嘉德罗斯就坐在一边的红木椅上一边玩着围巾的一角一边看着格瑞忙忙碌碌的背影。

他烦躁地踹了踹桌脚,试图引起格瑞的注意。干巴巴地坐在这可真没意思。

但格瑞只是停下来看了他一眼,呵斥了一声让他别吵就接着办理手续。

格瑞突然想到个很重要的事情,他连这孩子的户口本都搞不清楚,他的监护人也不知道是谁,该如何把他弄进学校呢?

他头疼地扶额,他之前怎么没想到这个事情?

他停了手里的动作,回头想看看嘉德罗斯,却发现他人已经跑不见了,格瑞顿时慌了,他急忙稳住阵脚,走出门发现一个人也没有。

他暗暗咬牙
这小孩儿现在在这学校里走很危险,先不说他不认识路,要是碰上雷狮他们一伙人就难办了 。

他立马扔了笔,对校长说了抱歉就匆忙离开。
——
小孩儿不算高,所以他看雷狮和佩利的时候总得仰着头,这让他感到有点不悦。

今天帕洛斯不在,又或者其实他在,只不过躲在哪个树后暗中欣赏着这出即将上演的好戏。

雷狮没打算动手,倒是佩利见了他就躁动起来,撸起袖子走到他跟前,拽着他的衣领把他压到墙面上,恶狠狠地对他露出尖牙,“可让老子逮到你了。”

一边的雷狮微蹙眉但也不说什么,他刚欲开口阻止就听见“嘭”的一声巨响。

然后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身躯瘦小的嘉德罗斯一脚踹飞了比他高壮了不知几倍的佩利,而佩利似乎也没反应过来,只是捂着腹部剧烈地咳嗽。

嘉德罗斯冷眼看着躬腰的佩利,嗤笑道:“怎么?还想抓着我不放吗?”

佩利抬头恶狠狠地瞪他一眼,想要直起身子下一刻又被人一个过肩摔到地面,激起阵阵烟尘。

嘉德罗斯一脚踩到人的腹部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不服气?”

然后脚下用力,开始碾转

佩利咬着牙没叫出声,豆大的汗珠从额角滑到脖颈处落入衣领消失。

“渣渣——”

一边本打算围观的雷狮脸色也变了,他阴着脸上前,拽住嘉德罗斯把他往后一拉,小孩儿的身体毕竟瘦小容易被扯动。

但他也懒得对佩利多加追究,只是拍开雷狮的手,留下一个警告意味深重的眼神。

雷狮没说话,待到把一边喘着粗气的佩利拉起来才对他说:“你觉得他怎么样?”

佩利跟了他许久,听出了他想要招揽的意思。

“确实可以,但是那家伙一看就不是能融进集体的人,收他也没用,我恨不得见他一次打他一次。”

佩利皱眉,有点气喘不过来地道。

雷狮瞥他一眼。

“就看看是谁打谁了?”

佩利不服气地嚷嚷:“我这回是轻敌了!下次肯定不会这样了!”

不知从何处现出的帕洛斯捂着嘴笑得眼角泪花都要冒出来。佩利咬牙看着他,从牙缝里挤出声“嘁”

6
没想到小孩儿先找到了他,格瑞愠怒道:“嘉德罗斯,我不是让你好好呆在那吗?为什么要乱跑?”

小孩儿挥了挥手,“那太无聊了,我就出来走走。”

格瑞叹了口气,又问:“遇到佩利他们了吗?”

嘉德罗斯皱眉,“什么佩利?那个金色长发的男的?”

格瑞一瞬间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

“对,是他。”

哪知小孩儿却一脸满不在乎地说“那种渣渣,几秒钟我就能把他收拾了。”

格瑞仍是觉得不放心,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确认小孩儿身上的确是没什么被伤到的痕迹才安心。

“没事就好,以后少和他们碰面。”皱眉提醒道。

嘉德罗斯似乎很不在意,挥挥手敷衍了一下。

格瑞有点不满但也不好多说什么。

他牵着嘉德罗斯的手,把嘉德罗斯领到班里,让他到办公桌旁边,自己就坐回自己的位置,手里拿着笔。

“你的户口本呢?”

小孩儿摇了摇头,“什么东西?我不知道。”

好吧他也不该期待一个不问世事的小屁孩能知道

他犯起了愁,看着嘉德罗斯。

“你父母是谁?”

小孩儿又摇了摇头,“没有。”

格瑞心里咯噔一跳,觉得自己问到了什么不该问的,于是稍有愧疚地道:“抱歉,我不该问你这个问题……那你之前说他们会来接你……?”

嘉德罗斯托着一边腮帮子,眸光黯然

“我骗你的。”

瞬间又恢复他高傲的神情,“再说了,我也不需要。”

格瑞突然想知道他倨傲的外表下是怎么样一个孩子。

“你怎么被丢出来的?”

“我才不是被丢出来的,我是自己走的。那些人要抓着我给我打针,我不想打就走了。”

嘉德罗斯平静地说道,满不在乎。

格瑞皱着眉,“你得了什么病的话就该打针啊,这么任性可不行。”

嘉德罗斯不屑地轻笑一下,“我就是被他们打了针才会得病。”

格瑞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什么?”

嘉德罗斯又不肯再说,趴在桌子上扣着桌面。

格瑞犹豫了,他想他也许得把这孩子交给警察局。他不一定有收养他的能力,先说他今年才二十出头就不行了,法律程序根本不给过的。

很是头疼。

嘉德罗斯很敏感地意识到了什么似的,把脸埋进为围巾里,闷声道:“还有警察什么的也很讨人嫌啊,我可再也不想看见他们了。”

格瑞又只能硬生生把自己刚冒出个苗头的想法给掐掉。况且孩子自己的意愿最重要。

“好吧嘉德罗斯,你现在想去哪呢?想和谁在一起?”格瑞点点他的肩膀,问道

然后小孩儿把头抬起来,一本正经地看着他。

“格瑞,我想留在你这。你对我很好,我能感觉到对我是真心的,并且你的实力很强劲,是值得与我一战的对手!”

格瑞想起来自己从小练到大的空手道,他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然后回答道:“哦,那你想待着就待着吧。”

又补充一句,“不过,既然想待在我这,你就必须得上学。”

嘉德罗斯有点不悦地皱了下眉,半晌才道:“好吧。”

话是这么说,可是小孩儿的领养手续和户口仍然是个问题,格瑞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看着一边睡得安稳的嘉德罗斯感叹一句

小孩子就是好啊……
——
_(:3」∠)_光赞不评是流氓【划掉】
你们谁比较熟悉格瑞的给我讲讲他,我想多了解一下他。

评论(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