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之瘫

您好这儿阿锡/竹叶

渣文手/渣画手/咸鱼/每天颓废着/

嘉吹,凹凸杂食除了安艾都能接受

APH西厨,安东尼奥世界第一暖我不管,亲子分洁癖严重,好船只吃友情和宿敌,独伊洁癖严重,独普只吃兄弟情

阴阳师半退,因为刚抽到荒川又想回坑mmp真是纠结,酒茨/狗崽/青夜青/荒目/灯刀灯/黑白/阎判

以上,总之是个死肥宅(划掉)小可爱

【凹凸世界/嘉瑞】嘉九岁和格瑞老师的日常√(其四)

#现pa养成
#全员年龄操作注意
#ooc预警

7.
最后是格瑞找了他也不知道是什么辈分的亲戚帮了个忙,具体做了什么格瑞也不清楚,但总归小孩儿是有了新的户口,名一报,格瑞心里悬着的一块巨石也总算是放下了。

回班里的时候正巧碰上雷狮在对嘉德罗斯说着什么,金毛小屁孩儿又摆出他那欠扁的讽刺笑容,雷狮眼角一抽拳头捏得结结实实又松开了。

格瑞担心雷狮是又来找嘉德罗斯麻烦了,快步走过去对着雷狮冷声说了一句,“回去。”

雷狮迈着步子走回座位,还不忘回头看一眼。

格瑞有点气恼地捏捏嘉德罗斯的脸,小孩儿的包子脸鼓鼓的看着有点滑稽,“我说你,什么时候能安稳一点?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别用那种表情和人说话吗?”

然后小孩儿张嘴,格瑞反应迅速地缩手,小孩便咬空了,一口白牙还震了震,格瑞想这小孩是有多用力,幸好自己反应快躲开了。

然后漫长的一天开始了,小孩儿依旧趴在那睡觉,放学之前格瑞接了个通知,说是月考要提前到后天,他就在全班开了个会,顺便等放学了以后给嘉德罗斯搬了个位置。

嘉德罗斯也不能一直坐他办公桌旁边,加上他个子不高,做前面比较好。斟酌了一下他还是把嘉德罗斯调到了他眼前,以便他能好好看着这小孩让他不出乱子。

嘉德罗斯小祖宗揉了揉眼睛,从桌上爬起来,迷蒙着那双金色眸子,茫然地看着周围。

他刚醒,并且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格瑞耐心地把他从桌上拉起来,小孩儿拽着他的手揉眼睛。

“什么事?”

格瑞把他手扒开,撸起袖子帮他把桌椅搬到讲台前面,中间小孩儿还叫了几句问他在干什么。

“帮你搬座位。”他耐心地回答道。

嘉德罗斯撇了撇嘴,似乎有点不乐意,但也没说什么。
换好之后嘉德罗斯看着他旁边的位子,问:“我旁边是谁?”格瑞思考片刻,“祖玛吧,蒙特祖玛,是个性格挺安静的女孩儿。”

嘉德罗斯歪了歪头,“哦。”

因为换座位耽误了点时间,格瑞打算今天抄近道过去,以免乱了他的作息表。

那条小路挺蜿蜒,以前是座小丘,后来被开了一条路,因为有高楼挡着,中间的夹缝不太明显,所以没几个人知道。格瑞的身形较为瘦削,而九岁儿童就更不用说,两个人一前一后就走进去了。

山上杂草丛生,只有中间有条小道弯弯曲曲地往上爬,嘉德罗斯似乎是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兴致盎然地主动往前跑。

中间有些坑坑洼洼的地方不明显,格瑞赶紧追上他把他拉住,“小心点。”

嘉德罗斯反而主动拖着他往前走,“喂喂格瑞,我们是到了山区吗?这儿会不会藏着老虎蟒蛇什么的?”

格瑞一边提防着眼前的路一边回他话。

“硬要说山区的话也没什么不对,但老虎和蟒蛇不可能有的,顶多几窝虫子几只老鼠。”

嘉德罗斯显得有点失望,步子明显都慢了,格瑞瞥他一眼,叹了口气。

“但是我下次可以带你去看老虎和狮子,还有狼群。”——那种被关在笼里的。

然而他似乎以为是那种野生的大老虎之类的。

小孩儿一时十分兴奋,“好!那到时候就由我来保护你!”

格瑞一时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你怎么保护?”

小孩儿看着他的笑脸愣了愣,格瑞像是意识到什么然后又赶紧压平嘴角。“嗯?”

嘉德罗斯认真地到:“那些大老虎都很危险,他们要是来了,我就这样——就把它们打倒在地!”说着还一边动手动脚,好像他面前真的有什么凶兽似的。

“不管怎么样,你现在好歹算是我的保姆,我保护你也是应该的”金色的眼睛盯着他的紫眸,像是有流光在里面回转。

心脏像是塌了一块软乎乎的,他摆摆双手,不自在地道:“不用你保护。”

嘉德罗斯哼唧两声,格瑞末了又补充一句,声音不大,“不过心意我已经收到了。”

而小孩儿已经自个儿走到前面去了,也不知听没听到。格瑞又赶紧追上他

“知道路吗你?就瞎跑”

“要你管,我乐意。”

“你说话什么时候才能改改?”

“嘁”

8.
吵吵闹闹回了家,格瑞看了一眼手表,好了,迟了。

嘉德罗斯倒是主动,一屁股就坐到沙发上,开了电视躺在沙发上,围巾遮了他大半张脸,只剩一双眼盯着电视机。

格瑞便进厨房开了冰箱,冷气扑面而来——舒服。他便心情愉悦地取出一块肉和豆芽,还有两根青椒。

系上黑色的围裙,袖子挽起,菜刀握在手里,刀刃不断打着案板,留下一道道痕,随着手的动作整块肉被均匀切成数片厚薄适中的肉片。

青椒跟着切好了,点火,热锅,倒油,添菜。

他的动作十分熟练,也不失从容。

香气溢出厨房,嘉德罗斯是闻到香味了,扔下电视就跑过去。

“你在做饭吗?”

格瑞看他一眼,“嗯。”

嘉德罗斯便走到他身边,盯着他做饭。

“我还没见过人做饭,就是把肉和菜放在一起用火烧吗?”他把头几乎要探进锅里,格瑞赶紧把他拉开。
“小心油溅出来了——你要这么说的的话也没什么问题,但还是有区别的。”

“有什么区别,不是熟了就能吃吗?”

格瑞瞥他一眼,“那我把虫子煮熟了你吃不吃?”

嘉德罗斯立马露出嫌恶的表情,“不吃不吃,你赶紧做,我看电视去了。”

然后走出了厨房,格瑞便没理他,接着做自己的。

伸手将锅里最后的菜装盘,从氤氲着异香的白气里走出去,菜盘摆好解开围裙挂到吊钩上,走到沙发那拍拍嘉德罗斯的肩膀。

“吃饭去了。”

小孩儿看得正入迷,摇头推推他,往右边挪挪离他远点,换了个姿势又舒坦地躺那儿了。

“嘉德罗斯,起来,吃饭。”

格瑞皱眉,沉声道。

嘉德罗斯不悦地瞪了他一眼,格瑞就这么看着他眼睛,顺手捞过旁边的遥控器把电视关了。

“你干嘛呢!”

小孩儿一下就着急了,拽着他要遥控器,格瑞把手举高了,嘉德罗斯往上蹦了好几下都没够着,急得差点要咬他,格瑞差点笑出来。

格瑞就一边举着手,一边连拖带拽地把嘉德罗斯扯到饭桌那。

他把小孩摁到椅子上,碗放到他跟前,把遥控器往手边一放,“吃完饭我就让你看。”

嘉德罗斯撇了撇嘴,也不说什么,拿着碗开始往嘴里扒饭。

“行了,吃慢点,噎死怎么办。”格瑞看他狼吞虎咽的样子提醒道。嘉德罗斯就意思意思放慢了一下动作。

小孩儿吃饭的速度也快,格瑞才咽了半碗下去,小孩儿已经吃完了一整碗饭。吃完就拽着格瑞的衣角,格瑞以为他要遥控器,就把遥控器递给他,然而小孩儿却摇摇头,把碗放他面前。

“还要。”

格瑞有些意外,他放回遥控器,端着碗给嘉德罗斯盛饭去了。

回来刚打算坐下时,小孩儿盯着菜说了句
“格瑞,你做饭很好吃。”

格瑞不知道他这种直言不讳的性格值不值得嘉奖,他也确实为这句话有点小小的高兴。

“嗯。”然而仍是冷漠的面目。

嘉德罗斯接过饭碗,又开始夹菜。

格瑞剩下那半碗没吃了,就托腮看着小孩儿吃饭。

嘉德罗斯啊,要是脾气再好一点,没准儿是个可爱又招人喜欢的孩子,可惜了那副好皮囊。

格瑞不禁这么想着。

小孩儿的容貌姣好,眼睛有灵气儿,还是漂亮的亮金,阳光一照仿佛有波光流转。五官由于年龄还有些幼小,却也精致好看。

嘉德罗斯估计是感到格瑞在盯他了,扭过头瞅着格瑞正一脸冷漠地看着他,他以为自己又做错了什么事。

“看什么?”

格瑞回神摇了摇头 ,“没什么,快点吃。我待会儿要收碗了。”

嘉德罗斯便把碗里剩的最后一点给扒进嘴里,把碗一放,小祖宗拿了遥控器就拍拍屁股走人了,格瑞还要收拾碗筷。

正忙碌时小孩儿突然扭过头来,认真地说:“格瑞,你以后就只给我做饭吧。”

格瑞手中的动作停了停,“哈?”

“你要是去给别人做饭,我就咬你。”

……
算了,他高兴就好。

格瑞就应和地点了点头,“好好。”

嘉德罗斯又蹦过来,拽着他衣袖。

“不准敷衍我,认真点!”

格瑞无奈地看了看他,眨眨眼,蹲下来稍稍仰起头看他,“我答应你,以后只给你一个做饭,行吗?小祖宗。”最后一句他下意识给带上了,然而嘉德罗斯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对,只是满意地笑了笑,他也就没多说什么了。

——
今天被基友叫了小祖宗
莫名觉得这个称号,很甜/////
就用了
会不会ooc/紧张
双更是什么?
我没听说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门牌648176789
小可爱戳我门牌找玩啊qwqqq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