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之瘫

您好这儿阿锡/竹叶

渣文手/渣画手/咸鱼/每天颓废着/

嘉吹,凹凸杂食除了安艾都能接受

APH西厨,安东尼奥世界第一暖我不管,亲子分洁癖严重,好船只吃友情和宿敌,独伊洁癖严重,独普只吃兄弟情

阴阳师半退,因为刚抽到荒川又想回坑mmp真是纠结,酒茨/狗崽/青夜青/荒目/灯刀灯/黑白/阎判

以上,总之是个死肥宅(划掉)小可爱

【凹凸世界/嘉瑞】嘉九岁和格瑞老师的日常√(其二)

#ooc预警
#现pa养成√
#全员年龄操作注意

——

3.
格瑞打算给他做顿饭,但嘉德罗斯说他已经吃了两个包子已经饱了,并且表示他的食量并不是很大,格瑞想反正自己也不饿,那就不做饭了。

于是走进浴室,褪下衣物,拧开了喷头打算冲尽自己这一身不好的情绪。

不得不说冲澡还是很让人感到心情愉悦的,在一天的劳累之后用热水从头淋到脚,舒服得人整个人都要软化了。

他突然想起门外的嘉德罗斯似乎已经两天没洗了,于是赶紧冲完了围了条毛巾就出去,嘉德罗斯还在用笔练他的名字。

“我洗好了,你快进去。”

他把嘉德罗斯推进了浴室同时无视了他的吵闹,穿了条裤子然后自己坐在桌前开始备课。

哪知道这孩子洗个澡都不安生。

明天要讲的是Unit5……

“啪——”水到处乱溅的声音

这个句型……

“咣当——”不知道什么砸在地上的声音

这个单词重点……

“你们家沐浴露在哪?”小孩儿透过雾气和毛玻璃门大喊的声音

格瑞捏着笔的手青筋暴起,把笔往桌子上一拍猛的站起,大步走到浴室门前把门打开。

看见的是嘉德罗斯正在把洗衣液往自己身上抹,围巾和旧衣服堆在浴室的一角,喷头里喷出来的还是冷水,好巧不巧溅了格瑞一身,硬生生浇灭他一腔怒火。

嘉德罗斯见他进来了,便指着那喷头问:“为什么出的是冷水,你家喷头坏了吧”

格瑞蹲下来,捂着额头,无奈地看着他还接着用洗衣液抹身子,一把扯过他的手,把他拉到喷头底下,然后调了调水温,拿过一边悬挂钩上的毛巾,把他身上的洗衣液擦干净,然后拿了个小板凳让他坐着,自己上手给这个小祖宗洗澡。

嘉德罗斯就这么任他摆布,格瑞黑着脸道:“你没洗过澡吗?刚才还把洗衣液当成沐浴露擦?”

嘉德罗斯倔强地反驳道:“我当然洗过了!还有,谁让你们家沐浴露和洗衣液长那么像,我问你你又不回答我!”

“我说,你有没有自己洗过?”格瑞又问。

嘉德罗斯这回语气稍稍软了点,“没,是管家给我洗的。”末了又补充一句“是个漂亮的女管家。”

“好吧,那今天我教你洗,以后就你自己洗。”

他给小孩揉着头发,嘉德罗斯的头发还有点长,所以搓起泡沫以后就像顶了一头棉花糖似的,刚刚光顾着说话,现在一看真是有些滑稽。

格瑞嘴边憋着没笑,眼里却不自觉地浮上几丝笑意。嘉德罗斯没发现,只是听到他说的话,点点头答应了。

格瑞刚刚被搅烦的心情现在也恢复过来,他帮嘉德罗斯把头顶的泡沫冲干净,然后拿过沐浴露,在小孩儿手上挤了一点,又在自己手上挤了一点,边挤还边提醒他看这个瓶子,“看好了吗?这个就是洗澡用的,下次别再认错了。”

嘉德罗斯一边认真地看着一边点头,格瑞站起身来,顺便把小孩儿也拉起来。

嘉德罗斯不太适应地踩着滑溜溜的瓷砖地板,格瑞便小心地扶着他。

格瑞指了指他手上的沐浴露,让他先用水浸湿一点点,嘉德罗斯便把手伸到喷头下,润湿了以后拿给格瑞看。
格瑞点了点头,然后自己也把沐浴露浸湿,往嘉德罗斯背后上抹,小孩儿的皮肤光滑并且细腻白皙,一看就是没受过什么苦的幸福孩子。

滑腻的沐浴露在他背上按压揉抹着,嘉德罗斯就站在那不动,格瑞拍拍他,“你自己也抹啊,往你前面的身上抹。”

“哦。”

小孩儿便笨拙地用沐浴露在身上涂抹。
格瑞就在后面给他搓身子。
他从没想过他会这样耐心地去教一个脾气臭的要死的小屁孩洗澡。

4.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嘉德罗斯躺在一张不算大的单人床上,他迷迷糊糊地自己套好了衣服,走出房间,格瑞在正在把早餐往桌子上放,见他来了就洗了个手坐下了。

嘉德罗斯就很主动地坐到了他对面,拿起一片煎饼刚打算咬就被人一手拦住 格瑞对着卫生间扬扬下巴,“刷牙去。”

嘉德罗斯烦躁地揉了揉头发,走到卫生间对着镜子发愣。

格瑞都快吃完了嘉德罗斯还没出来,他这才想起来嘉德罗斯可能没有自己刷过牙,然后快步走过去,果然小孩儿正对着洗漱台发懵。

格瑞叹了口气,和小孩眼对着眼。

“会刷牙么?”

“会是会……你们家杯子和牙刷在哪?”

哦好歹他还会刷牙,格瑞觉得心里有了点慰藉。

格瑞就拿了纸杯和一次性牙刷给他,小孩儿就乖乖地开始自己刷牙。

出门约莫十分钟,嘉德罗斯就像新生的婴儿刚张开眼看世界似的好奇地看着周围,似乎觉得什么都很新鲜,格瑞感觉自己牵了个被关了很多年的劳改少年似的

到了学校格瑞把他带到班里,嘉德罗斯坐在他的办公桌旁边,这个金发的小孩儿一进门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家都低下头小声讨论这个新来的同伴。

班里算是扛把子一样的人物这个时候大概是雷狮,也不知道是不是加勒比海盗看多了还是什么,总之他就自个儿组了个雷狮海盗团,然后他们现在正饶有兴致地盯着嘉德罗斯看,格瑞在一边忙着改试卷就没理会。

雷狮翘着二郎腿仰靠在椅背上,睥睨着围在他身边的海盗团成员,“怎么着?去探探?”

佩利倏地站起,“我我我!我去!”

雷狮点了点头算准予,佩利便径自走过去,嘉德罗斯正单手托腮另一只手在桌上无聊地画圈,眼睑下拉着盯着黄澄澄的桌面,心里头抱怨着这地方无聊。

眼前忽的出现一双手伴随着拍击桌子发出的巨响。

抬眼眼前是佩利狂妄的笑容。

“小子,新来的?”

嘉德罗斯把头别过去,懒得理他。

“佩利,你好像被无视了哦?”

火上浇油的围观者帕洛斯噗嗤一声笑出来。

佩利的那急性子还真是经不起刺激,他直接拽着嘉德罗斯的围巾强行把人的脸扳正

“别这么不知好歹,给你打招呼是看得起你!”

哪知人的态度更轻蔑了,金眸里流露出明显的讽刺,嘲弄地笑了一声。

“渣渣。”

桌子被猛的拍打,佩利直接把他拽到面前,格瑞被这声响叫回注意力,他呵斥着佩利。

“回去!”

佩利不甘心地瞪了嘉德罗斯一眼,然后松开他,拍拍手走人了。

旁边的帕洛斯幸灾乐祸地笑着,雷狮扶着额头装作什么样没看到开始提笔写字,佩利回到他们中间去嚷嚷着道
“不行,那小子也太狂了!这口气我必须得出!”

雷狮瞥他一眼,“安静点吧,总有机会的”

指腹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笑了笑
——
嘉德罗斯有些不满地看着格瑞,“你拦他干嘛?”

“要不然呢?放着你们俩打吗?你要是受伤了我可没钱给你治。”

嘉德罗斯哼了一声,“对付那种渣渣我怎么可能受伤。”

“……”

格瑞觉得可能后几天在学校会不得安宁。
——
以上
话说最近开始玩名朋w,这儿2256嘉德罗斯_(:зゝ∠)_来扩我啊www我虽然颜值低 但我想得美啊w
日常贴企鹅号_(:зゝ∠)_648176789,来玩嘛w
仍然想要点建议——希望能对嘉九岁和格瑞有更多的了解 尤其是格瑞emm

评论(5)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