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之瘫

您好这儿阿锡/竹叶

渣文手/渣画手/咸鱼/每天颓废着/

嘉吹,凹凸杂食除了安艾都能接受

APH西厨,安东尼奥世界第一暖我不管,亲子分洁癖严重,好船只吃友情和宿敌,独伊洁癖严重,独普只吃兄弟情

阴阳师半退,因为刚抽到荒川又想回坑mmp真是纠结,酒茨/狗崽/青夜青/荒目/灯刀灯/黑白/阎判

以上,总之是个死肥宅(划掉)小可爱

【2017的伊诞贺文

祝费里小天使和罗维小天使生日快乐——!
不知道为什么就把异色也带着一起写了hhhh
ooc我也不知道x
对于异色的了解不是那么的深刻,凑合着看吧√
总算是在3.17的尾巴完成了这篇文√
先说,这个lo主真的不吃伊双子cp向_(:3」∠❀)_
————
常色——

“嘿嘿,哥哥今天是我们的生日啊~”
费里西安诺高兴地在他的小厨房里晃着打蛋液的工具,罗维诺难得地态度温和了回,顿了顿手上的动作,笑了笑,“嗯,是啊。想来也有挺长的时间了。”
罗维诺看了看对方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并且数百年都未变的容貌,微怔。
从被迫分开到独立战争,再到最后的统一,他们虽不曾有过太多的交流,但心却始终是相连的,罗维诺即使在安东尼奥家里时也能感受到费里西安诺的心情甚至是想法,这大概就是人说的心有灵犀。
费里西安诺小淘气沾了点打好的蛋液,点到罗维诺鼻尖上,然后傻呵呵地笑了笑。
罗维诺这回居然也没嫌弃他,就任他胡闹了,于是费里西笑得更开心了。
约莫一个小时,蛋糕的所有工序完成。
蛋糕本来是决定让罗维诺端过去的,但费里西安诺缠着要和他一起端,他就依了费里西,两个人以一种十分尴尬的抬担架的姿势把蛋糕抬(?)上了餐桌。
然后就开始了一系列的大家都经历过的过生日的套路。费里西安诺就算在许愿的时候也没能忍住话痨,他絮絮叨叨着那些他在德国所经历的有趣的事情。
“呐呐~哥哥,听说路德家的骨科医院特别好哦~”
“嘛路德做的香肠其实挺好吃的不过还是比不上意大利面!”
“哥哥你知道吗我有在路德的床底下翻出来工口本哦,还是SM相关的——呜哇没想到路德竟然有那种爱好,好惊讶~他以后要是要和我玩那些奇怪的play我该怎么办呢……”
罗维诺终于听不下去了,开口道:“好了好了,快许愿吧,那个土豆混蛋的性癖我一点也不想了解。”
罗维诺点燃几根蜡烛,一根代表一百年,加起来是他们活过的岁数。
罗维诺闭上眼睛,真的认认真真开始许愿,而费里西安诺却不安分地大声把愿望念了出来。
“希望以后还能一直和哥哥和路德在一起,每天都有意大利面吃,沙漠里能有煮意大利面的水!”
罗维诺头疼地看着他,“诶,别说出来啊,许愿要默默在心里说的……”
费里西安诺毫不在乎地挥了挥手,“没事,我相信上帝公公会听到我的愿望的。”
罗维诺耸耸肩,费里西安诺好奇地盯着罗维诺,“那哥哥你许了什么愿望呢?”
罗维诺愣了,脸上染上几分别扭的红晕,他撇过头,闷声道:“和你一样的。”
但是把那个土豆混蛋换成了某个番茄白痴。
费里西笑开了花,高兴地扑倒他哥哥的怀里。
“那可真是太棒了!生日快乐,哥哥!”
罗维诺脸红着回抱他,小声说:“你也是。”
——
异色——
酒液是猩红的。
卢西安诺一手托腮,一手把酒杯举起,等待着弗拉维奥和他碰杯。
弗拉维奥却好似完全不精神。
随便和他碰了一下杯后就把酒放在原位,动也不动一下。
卢西安诺耸耸肩,把自己的那杯酒一饮而尽,他关心道:“嘿,弗拉,今天可是我们的生日啊,精神一点!”
弗拉维奥仍是满脸愁容,撑着下巴瞪着天花板懒懒地开口:“安德烈他……”
“安德烈他最近又邋遢得你快受不了了即使你三天前有提醒过他应该好好收拾一下他自己了。”卢西安诺切开带血的牛排,慢悠悠地道。
弗拉维奥有些窘迫地看着他。
“你怎么知道……”
“你每天除了这件事还能烦什么”
卢西安诺白了他一眼,咬了一口牛排。
“我说,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忍受和爱因斯生活在一起的,他绝对是我见过的最邋遢的人,连安德烈都比他好上一百倍!”
弗拉维奥跟着他一起切开了牛排。
卢西安诺并不想搭理自己洁癖晚期并且爱抱怨的哥哥。他眨巴眨巴眼睛,“好啦别说啦,快尝尝你的那份,那可是我亲手做的!”
卢西安诺弯着眼笑得一脸纯良,弗拉维奥总觉得身后一凉。
“这牛排带血?”
“不不不你的那份没带哦。”
“那红色的是怎么回事?”
“番茄酱啦番茄酱~”
弗拉维奥将信将疑地切了一块,送进嘴里,先是含了几秒,确定没闻到血腥味以后,轻轻咬下去。
瞬间血浆在口中爆炸。
“呸,呸!”
弗拉维奥几乎要抓狂了,他赶紧跑到卫生间里,一遍又一遍地刷牙,还用了大半瓶的漱口水。
“卢西安诺你他妈的——!”
然而坐在椅子上的卢西安诺已经笑到抽搐。
弗拉维奥漱完口,刚打算出来,却余光瞟见一张压在漱口杯下的字条。他拿起来看了看上面的字样,又把它放回去,然后走出卫生间,气势汹汹地走向卢西安诺,一脸凶神恶煞的表情,右手已经扬了起来,卢西安诺下意识一挡,却只感到头被人摸了摸,格挡的手臂放下。
弗拉维奥轻轻吻了吻卢西安诺的额头和脸颊。
“你也生日快乐,我一点也不可爱的弟弟。”

——

最后要说伊双子真是世界最可爱!!!
日常贴门牌号:648176789

【APH/独伊】路德维希为期一周的日记

·来自100fo点梗 一发完(❀ฺ´∀`❀ฺ)ノ
·_(:зゝ∠)_只希望各位看的开心(?)就好w
·艾特一下点独伊的小可爱ヽ(゚∀゚)ノ
@华而琅之  @冰之霜  @生姜リア
——
7月1日 周一 天气:阴
醒来的时候眼前是一片白色,哥哥坐在床边看着我,他似乎十分惊喜,见我醒来立马就抱住了我,我有点懵,哥哥扯着他略有沙哑的嗓子在我肩上干嚎。
阿西啊你终于醒来了
什么的
好吧,他红色的眼睛看上去更红了。
我安慰了一下他,然后看了看周围,没看见费里呢,我问哥哥费里在哪,他的神色显得很奇怪,支支吾吾地不说话,我心里一紧,以为费里出了什么事,但我看到他在窗外,在向我笑着招手,我就舒了一口气,还好他没出事。
但外面可还下着雨呢,我也顾不上身体的疼痛就跑出去给他送伞,他冲我笑,我也笑了,揉了揉他的头。
感觉和平常不一样。
无意中看哥哥,他的眼神似乎有点惊恐?

7月2日 周二 天气:晴
费里最近显得很乖巧,打仗的时候也不会总给我添麻烦了,在一旁举着挥着小白旗给我鼓劲儿——如果他能把小白旗换成别的东西的话那倒更好。
但关于系鞋带这件事还是需要我来帮忙,他似乎总在一些事情上显得很生疏。
其实我知道的,他早就学会怎么系鞋带了,但他总喜欢让我帮他系,我也很乐意,有时候觉得这种被依赖的感觉其实也不赖。
对了,有一个关于费里的一个最大的,也是最令我感到惊奇的改变,他居然不吃意大利面了
我的天啊
这比我上次和本田菊一起做营养调理而不喝啤酒了的时候更让人感到惊讶,这个新闻一定能让世界都为之震撼。
为了测验真假我特地亲自做了一盘意大利肉酱面,他虽然看着很馋,但是却一直不肯吃,怎么哄他都不愿意碰一下。
好吧,毕竟人都是会变的。只要他在,就够了。

7月3日 周三 天气:晴
今天本田菊前来拜访了,想来我除了费里也只有他一个友人了。于是我热情地迎接了他。
他这次不是一个人前来,他身后还跟着他的哥哥王耀——那个给人印象深刻的东亚人,总是扎着黑色的低马尾,据说年纪已经不小却还是童颜,还能看见那些神奇的灵魂一类离奇的东西。
本田菊和我说是王耀主动要求本田带他过来的。
实际上我与王耀的交情不深,也只算点头之交,他这次突然来访我也小有惊奇。
他在我屋子里上下到处乱转,像是在寻找着什么本田菊就默默跟着他,很乖巧的样子,让人都无法想象他以前也有过一段十分叛逆的时光。
最后他进了费里的房间,我赶紧跟上去,到上面的时候只看到费里愣愣地盯着王耀,而王耀则一脸阴沉。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问他怎么了,王耀什么也没说,然后就离开了。
走了以后费里就一直缩在我怀里,一直在颤抖着,像只受惊的绵羊,我心疼地拍着他的背,他求我最近别让他看见王耀,我答应了。

7月4日 周四 天气:晴
这几天都天气都不错,于是我决定带费里出去玩。
他今天心情似乎还不错,我牵着他的手在罗马的街道上乱逛,这是为了防止他走丢。说实话我以前工作忙,没能这样陪他四处游玩,现在病了反倒更好些了,至少我有时间去陪陪我的小爱人了。
他似乎很高兴,我们今天玩得还挺开心的,最后在一家咖啡厅里坐下了,费里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直望着夕阳发呆。
他最近总是很容易伤感,连头上翘起的呆毛都不那么精神了。
最后一直到咖啡凉了他都没动一下那杯咖啡,我问他怎么了,他对我笑笑,说不想喝,怕苦,然后把咖啡推给我,缠着我帮他喝掉。
我答应了,但心里总觉得有点奇怪。
可我不想去理会那点异常的感觉。只要眼前的费里是真正的费里,是我爱的那个费里,那他变成什么样我都愿意包容。

7月5日 周五 天气:晴
费里最近变得很黏我,虽然他以前就很黏我但是这次明显比之前更黏乎了。
吃饭的时候他总是没什么热情,一直拿饭勺戳他的食物,我都教训过他好几次别用饭勺玩弄食物了他还听不进去。
然后我总是在吃完饭后就异常地倦怠,躺在床上就睡,醒来的时候看见费里已经把碗碟都收拾好了,他对我说我已经吃过了。
他明明从来不洗碗碟的。我按捺着心中的好奇心,不想去打破这份安宁。
唤了唤他的名字,他就跑过来,俏皮地行了个军礼,我将他紧拥。
他显然也是有点被吓到了,愣了一会儿就回抱住我,我和他都没说话。
只感觉到了有什么快要来临的悲伤感与无可避免的绝望。

7月6日 周六 天气:晴转阴
天气突然变得阴沉起来。
我也没理会发生了什么事,费里今天一整天都赖在我怀里没动,我有时候甚至会感觉怀里什么也没抱,感觉就好像拥着一团空气,只要稍稍用力,费里就会消散了。
今天晚上他也很热情——嗯……比以往都要热情并且回应很激烈。
但心里总感受不到做爱的快感。
完事后不敢用力,只敢轻轻地把他搂在怀里,细细地吻。
啊……亲爱的
我到底该怎么办

7月7日 周日 天气:阴/小雨
晚上十一点半的时候,有一周没见的哥哥突然深夜拜访,他看着我身边乖巧的费里表情有点奇怪,并且一直没敢接近他,似是心有忌惮。
他把我拉到门外,在我耳边嘀嘀咕咕讲着什么。
但我已经不记得了。
我看见费里在一个人沉默地向阳台走去,然后爬上去。像是要跳楼一样。
我急得扒开哥哥,赶紧跑到费里身边,费里好像是没看见我一样,直愣愣地盯着楼下,我把他抱下来,又是一顿教训。
他却突然抱住我,然后疯了似的用力亲吻着我,我能感到他在哭,然后我不再说了,同样热烈地回应了他。
哥哥早就走了。
然后事情开始变得让我无法接受。
费里在一点点变得透明。
他像是要消失了。
心一点点沉下去,直到费里西完全消失了,我愣了半天。
“路德,我爱你”
我记得他最后在我耳边这样轻声细语。
然后化为烟尘,魂飞魄散。
其实我早就发现了不是吗
为什么还自欺欺人到现在呢?
哥哥说费里早就死了,为了保护我被石板砸死。
在东方有个传说,人在死后若执念太深,便会回魂七日,费里就是这样。
所以他不吃东西,所以他害怕见到王耀怕被戳穿,所以他在越临近第七天的时间就越害怕,所以哥哥看见费里时会露出惊恐的表情。
啊……一切都是这样啊……
明明已经做好了分离的准备可为什么还是忍不住心痛到窒息。
费里,你在另一边的世界会孤独吗?
还会有人给你系鞋带吗?
还会有人帮你做意面吗?
还会有人保护你不受欺负吗?
还会有人这样爱你吗?
啊啊和你说了多少次不要给别人添麻烦,在那边等着我过去,迷路了就站在原地等好,我马上就会过去的,千万别乱跑啊
——
费里西安诺,我爱你
————


就结束了,讲道理其实我当时是真的想写甜文的qwq不知道为什么走虐向了qwq
感谢观赏至此。
日常贴门牌——648176789
小天使来扩我啊qwqqqq

【酒茨/论坛体】吾喝醉酒,竟然把自己的挚友给gay了……(下)

·于是这个系列就完了∑
·十分感谢各位的支持因为只是条咸鱼居然会有这么热烈的反响在下还是比较受宠若惊的(鞠躬)
·然后下一个是青夜的论坛!没错就是在上篇里提到的那个!超期待xxx(话说你不是还有坑没填

121L 不奶快滚
: )听说有人想让我奶?

122L
爸爸我错了

123L千万手速王
默默窥屏_(:зゝ∠)_

124L不是樱花
quqqqq灯姐姐后续呢

125L 来啊来讲鬼故事看谁吓死谁
不好意思晚了点x
话说刚才突然一堆人跑过来吓到我
@不是樱花 @不是桃花 @河童酱今天也很奇怪呢 @地府官方(地府几个人一个拖一个全跑过来了吓得我还以为我要被收了∑) @不奶快滚 @狂风刃刃刃刃刃刃卷 @大义势力登场
还有别的没艾特到,我就先写完再说

126L 你们尽管跑,跑的过我算我输
得了青行灯,你就先别纠结你那些扣字和修辞了,直接简单粗暴一句话完事不就行了

127L 在下真的看得到
阎魔大人说的有道理

128L 弟弟是世界的宝物!
判官你能不能有点主见╮( ̄⊿ ̄)╭

129L 来啊来讲鬼故事看谁吓死谁
有道理,其实我也懒得写了(划掉)
嗯对就是那个,反正就茨木一脸懵逼酒吞憋了半天才说出来一句老子喜欢你不管怎么样你必须得跟老子在一起

130L 狂风刃刃刃刃刃刃卷
呜哇霸道极了∑下次对小姐姐也试试走这种霸道总裁风的

131L  大义势力登场
你试试?

132L 不是桃花
妖狐先生您的尾巴怎么毛都竖起来了

133L
秒怂狐23333

134L 今天搭档又没认真工作
@弟弟是世界的宝物! 请不要再挤着我了旁边还有位置

135L 弟弟是世界的宝物!
quqqqq不嘛quqqqq

136L
楼上设定崩坏???黑无常难道不是超凶的吗?

137L 牙牙,我们走
: )那只是对他弟弟而已,你太天真了,他平时的表情能把人吓哭

138L 陪挚友喝酒,怼挚友的妞
吾回来了……刚才挚友很奇怪,先是说吾很烦然后又说吾必须得和他在一起,吾当然会与吾友永远站在一起!然后吾友又说喜欢吾,吾友吻了我一下,也不知道这是代表着什么意思。

139L 卖血烧火
难道茨木大人还没反应过来?

140L 不奶快滚
这反应略直?

141L 不是咸鱼
我还以为你是给?

142L 不是樱花
原来你不是给?

143L 望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楼上的都在问些什么呢,茨木童子大人一直是直男啊´_>`

144L 黄泉之海海海海海海
风神你说什么呢∑直男会说“请支配我的身体”这种话?恐怖

145L 望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啊倒是因为是太直了所以才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啊(°ー°〃)

146L 不是咸鱼
连连真聪明☆

147L
老咸鱼日常ooc

148L 大义势力登场
这倒是实话,原来你们一直觉得他给?

149L 陪挚友喝酒,怼挚友的妞
汝等在说什么……吾怎么听不懂……给是什么意思
不过吾就答应了吾友,吾友好像很高兴的样子,说以后再也不会离开吾了,吾心中不由得一阵激动啊!
就这样,也不知道这事是否算解决了,虽然在座的各位什么忙都没帮上不过还是感谢看到这了

150L 蛙蛙,我们走
呜哇被狠狠地吐槽了ლ(゜д゜ლ)

151L 大义势力登场
@陪挚友喝酒,怼挚友的妞 你确定事情解决了?我怎么感觉走向不对啊

152L 来啊来讲鬼故事看谁吓死谁
狗子说的对,说真的茨木童子,你对于酒吞就只有那点感情?就只要和他当一辈子的挚友?

153L
话说像我一样看着大佬们讲话不敢冒泡的还有谁(瑟瑟发抖)

154L
加我一个

155L
事实上还有很多(இωஇ )

156L 又死一个妈个他妈
茨木童子大人quq这样只止步于友谊您真的愿意吗?
酒吞童子大人以后总得和别的女妖在一起啊quq您真的愿意以后看着酒吞童子大人和别的女妖在一起亲亲热热而你只能在旁边默默看着吗quq

157L 河童酱今天也很奇怪呢
quqqq呜哇椒图酱说出来了

158L 陪挚友喝酒,怼挚友的妞
吾会亲自为吾友挑选适合他的伴侣

159L 不是咸鱼
哦是吗?我怎么记得上次给酒吞挑女朋友的时候全京都的女妖都被你吐槽得一无是处然后就不选了?

160L 你们尽管跑,跑的过我算我输
妾身在场,可以作证。茨木,那你觉得什么样的妖怪才配得上酒吞呢?

161L 陪挚友喝酒,怼挚友的妞
吾认为起码条件是够强大,能够站在吾友身边,能把吾友放在心里最重要的位置,要能够与吾友一起喝掉他的一坛神酒,能够做到满足吾友的所有需求

162L 你们尽管跑,跑的过我算我输
妾身就直说吧,汝所言的所有条件,全京都只有你茨木童子能办到,汝又何尝不是无形之中将自身作为了挑选酒吞伴侣的标准呢?

163L 来啊来讲鬼故事看谁吓死谁
阎魔大人这番话对,茨木童子,你得好好看清自己的本心了,否则到最后伤了你挚友的心也伤了你自己的心

164L 不奶快滚
酒吞是真的喜欢你,不是你觉得的那个喜欢。

165L 不是咸鱼
就是我对连连的那种喜欢

166L
集体助攻现场∑

167L 陪挚友喝酒,怼挚友的妞
……汝等所言有道理,那吾要怎么做才能让吾友了解到吾的爱意呢……

168L 我六刀下去你可能会死
青行灯枕头里藏着春  药,吃下,去单独见酒吞

169L 来啊来讲鬼故事看谁吓死谁
啊……∑刀刀你知道了啊(一脸尴尬)
我就是……想让你主动点,没别的意思(´°̥̥̥̥̥̥̥̥ω°̥̥̥̥̥̥̥̥`)

170L 不是樱花
围观大佬搞事现场

171L 不是桃花
妖刀大人果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呢w

172L 一人我饮酒醉
@我六刀下去你可能会死 @不是咸鱼 @你们尽管跑,跑的过我算我输 @来啊来讲鬼故事看谁吓死谁 @大义势力登场
可以了,御魂收到了吗?

173L 不是咸鱼
已get√

174L 你们尽管跑,跑的过我算我输
酒吞童子,百年不见你脑子长进不少,御魂收到了√

175L 来啊来讲鬼故事看谁吓死谁
六星暴伤破势,老哥螺旋稳

176L 大义势力登场
六号暴伤针女副属性暴击满暴,酒吞你还真是有钱

177L 我六刀下去你可能会死
针女不错,谢了。

178L 望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你们这群: )

179L 不是咸鱼
连连,地藏喜欢吗(❀ฺ´∀`❀ฺ)ノ

180L 望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喜欢……但总感觉有些良心不安

181L 弟弟是世界的宝物!
我目睹到了什么肮脏的交易现场吗,弟弟他们ssr真可怕qwq

182L 今天搭档又没认真工作
这确实有点,还有我们该去工作了

183L 不是咸鱼
没事,好歹也是促成一件好事√@望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184L 不奶快滚
所以这个帖子是要结束了?´_>`你们ssr真的,很难搞懂,套路真深

185L 牙牙,我们走
神特么交易……鬼王大人给你比六个六

186L 一人我饮酒醉
说完了吗?好那我删帖了

187L 大义势力登场
等等你不是楼主也不是管理员怎么删?

188L 狂风刃刃刃刃刃刃卷
_(:зゝ∠)_狗子你是不是傻了,他肯定有茨木论坛密码啊

189L 某只废番茄的本体
Σ(゚∀゚ノ)ノ不是60L一更吗?今天怎么回事?
嘛毕竟要完结了嘛√

190L 摩诃
所以其实酒吞一开始就知道?套路真是……阿弥陀佛……

——

该贴已被删除

——

好的,那么就在最后大师的诵经声里完结这篇文吧√
_(:зゝ∠)_话说我之前是不是说周末就更的
嘛为什么拖到现在先别在意√
如开头所说希望能继续关爱一下这条空巢老咸鱼x
(❀ฺ´∀`❀ฺ)ノ那么,日场贴门牌号:648176789
求小天使来k啊qwqq,这条老咸鱼真的缺人爱,求你们了帮它一下吧

【酒茨/论坛体】吾喝醉酒,竟然把自己的挚友给gay了……(中)

·感觉自己停不下来了_(:зゝ∠)_
·论坛体真的好好玩2333
·那个,你们反应这么大,我有点方啊……(来自一条一被关注就会怂的咸鱼)
·酒吞ID改为:一人我饮酒醉
·上篇请走头像!ヽ(゚∀゚)ノ——

61L
天了噜∑是攻出现了吗?

62L
那个本大爷的自称总让我想起某个紫发的妖艳贱货

63L
快够hhh叉子的ID是黄泉之海海海海海海

64L
总觉得这个ID和55L那个狂风刃刃刃刃刃刃卷有什么关联_(:зゝ∠)_

65L 狂风刃刃刃刃刃刃卷
楼上别乱想∑那个骚叉子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只是设定有点撞了而已

66L 不是咸鱼
基佬童子你快点出来,你王已经开始拆我家房子了: )@陪挚友喝酒,怼挚友的妞

67L 望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回复66L:别慌,我开了盾

68L 不是咸鱼
回复67L:谢谢连连(❀ฺ´∀`❀ฺ)ノ
还有@一人我饮酒醉 他不想见你你也别逼他了。

69L 大义势力登场
咸鱼王你那个颜文字怎么回事?恋爱会让人变成傻逼果然是真的

70L 不是樱花
@不是桃花 ヽ(•ω•。)ノ樱fafa快看w

71L 不是咸鱼
回复69L:狗子你想搞事?

72L 大义势力登场
回复71L:无所畏惧: )

73L
楼上露出了一个挑事的微笑x

74L 狂风刃刃刃刃刃刃卷
@大义势力登场 狗子你冷静∑别激动,会掉毛的

75L 一人我饮酒醉
@不是咸鱼 不用了,他早就出来了

76L 望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不是咸鱼 那个……其实我刚才想和你说不过你和酒吞大人打得太激烈,忙着开盾就没来得及说。
就在一刻钟前茨木童子大人和我说他想通了要自己面对就去大江山去找酒吞大人了,可他前脚刚走后脚酒吞大人就来我们这找人了……

77L
天啊真乱∑

78L
完美错过_(:зゝ∠)_

79L 陪挚友喝酒,怼挚友的妞
吾友你怎么到荒川家去了?在大江山那棵我们一起喝酒的樱花树下等你

80L
约炮的前奏???

81L
只有我注意到76L的朋友说了一堆真名出来吗!卧槽卧槽卧槽鬼王大人和茨球小天使啊!你们的酒茨!

82L
楼上的你不是一个人!反射弧炸了x

83L 来啊来讲鬼故事看谁吓死谁
巧了我和刀刀就在附近

84L 蛙蛙,我们走
我的天,求灯大佬直播!!!

85L 牙牙,我们走
同求!

86L
求!

87L
+1!

88L
+1!

89L
+1!

90L 不是咸鱼
家被无缘无故掀了,我……(憋屈)

91L
心疼咸鱼hhh

92L 不是桃花
@不是樱花 桃fafa我来了♡

93L 你们尽管跑,跑的过我算我输
呵呵……这倒有点意思呢

94L 在下真的看得到
阎魔大人,您不是在办公务吗?

95L 弟弟是世界的宝物!
@今天搭档又没认真工作 弟弟快看!老太婆也在看,我们可以借机休息一下了(゚∀゚)ノ

96L 今天搭档又没认真工作
回复95L:请不要对阎魔大人不敬。还有,请不要趴在我膝上了,我腿有点酸。

97L
信息量有点大???

98L
只想大喊骨科大法好!

99L
膝枕我喜!

100L 三妤市民
抢不到2L那第100归我了_(:зゝ∠)_

101L 来啊来讲鬼故事看谁吓死谁
酒吞很快到了那棵树下,他看着树下寂寞的白色背影不禁微微失神,这个身影跟了他近百年,如今却看起来这样遥远。
他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忐忑不安了,他开始犹豫,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否正确,茨木童子会害怕自己吗?会责怪自己吗?会不会从今以后就再也不愿意跟着他了
这个可能性让他不由浑身一颤。
可来不及思考太多了,他整理好心情,走向那个白色的身影。
“喂茨木……”话还没说完就被小迷弟打断。
“对不起,吾友!”
他倒是懵了。
该道歉的人不是自己吗?
“吾的定力还是不够,只不过是点酒竟然就被迷了心智……”
“当然吾不是说吾友的酒不好,只是觉得自身的忍耐力还不够,没有足够的能力站在吾友的身边……”
鬼子的金眸少有地黯淡下来。

102L
我的天感谢dalao!直播就像写文x

103L
_(:зゝ∠)_坐等后续

104L 我六刀下去你可能会死

105L狂风刃刃刃刃刃刃卷
胖次小姐姐只有在灯姐姐说话的时候才会有反应呢
_(:зゝ∠)_

106L
所以求后续!

107L 来啊来讲鬼故事看谁吓死谁
“该说对不起的,是本大爷。”
鬼王看着眼前的大妖一脸愧疚,犹豫了会儿,难得地道了个歉。
(讲道理我都被吓到了∑)
茨木愣住了,刚急着想否认,却突然说不出话了。
原来是鬼王大人的暴脾气早就受不了这诡异的气氛了,于是决定一个吻快些表明心意。
这个吻时间不长,只是数秒的停留就放开,倒不像是那个霸道的酒吞童子了。
“本大爷,觉得……”
他挠了挠头。
“觉得……你好烦啊。”
(我:???)

108L黄泉之海海海海海海
笑死本大爷了哈哈哈 @摩诃

109L
楼上捕捉一只野生骚叉子!

110L 你们尽管跑,跑的过我算我输
以前怎么没发现酒吞童子这么别扭?能不能好好告白?这个气氛刚刚好啊。

111L 不奶快滚
所以我实在是不太懂你们这些ssr的脑回路

112L
职业摔跤手草爸爸?!∑

113L
求草爸爸好好当个辅助(瑟瑟发抖)

114L
楼上你不要命了吗!这句话是大忌啊!qwqqqq

115L 摩诃
找贫僧有何事?还有昨天让你念的经文念了吗?@黄泉之海海海海海海

116L
hh出现了,另一个帖子的一对w

117L
所以后续呢?总感觉异常尴尬x

118L 某只废番茄的本体
哦因为这个lo主没脑洞了所以打算今天先糊弄过去

119L
所以上面的楼层怎么又不见了?

120L
_(:зゝ∠)_灯大佬接下来的呢?求后续w!
@来啊来讲鬼故事看谁吓死谁

——

讲道理,我是真没想到我条咸鱼还有热度过三百的一天,也没想到各位反应这么热烈……总之感谢支持w!
下一更可能在周末x这个完结也很快的因为我脑洞并不多hhhh,_(:зゝ∠)_然后就要开始写叉子和大师的那个论坛了!感觉自己最近超勤奋x
——
这儿咸鱼写手一条,门牌号648176789求扩列!我真的好想扩列啊quqqqq(这个人天天寂寞到没朋友x)

【鬼使黑白】跟我回家(下)

·仍然是初次尝试,请多指教
·文笔烂的一比x
·活在开头,死在结尾
·人超友好来玩嘛ヽ(•ω•ゞ)

————
放个上篇的链接w: http://317212.lofter.com/post/1e55f3cb_e02c363
————
“这儿……就是你住的地方?”黑羽看着眼前这个,大概能被称作屋子的地方,这个屋子,如果要简洁形象点形容的话,就是除了多了一张床以外,和他昨天翻的垃圾堆差不多。
黑羽又看向月白,不厚的衣料在雨水的冲刷后紧贴在人身上,更显出他的身形瘦削。
他微皱眉,心中一阵疼痛。
“嗯对,寒舍的确比较脏乱,不必勉强自己进来也可以的。”月白径直走向那张床,用手摸了摸感觉还比较干燥,便直接睡下了。
黑羽忙摆手,“诶诶,我不是那个意思啦。”
然后走到那张床边,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坐下。月白背对着他,沉默着,一言不发。
黑羽以为他在生刚才的气,便放软语气,轻轻晃了月白两下,“弟弟,我刚才不是那个意思啦……我错了行嘛……”月白轻轻避开他,翻了个身过来抬头看他。
“你也躺着,我仰头看你好累。”
黑羽一点也不想承认他超开心。
他便在月白身边躺下,面对着月白。
床很小,很窄,所以黑羽只能蜷着腿,往月白那边靠得更近。最后当他觉得不会掉下去的时候,他的鼻尖已经触到了月白的额头。
心脏顿时狂跳起来,又是紧张又是兴奋。
意料之外,月白没有将他推开,只是静静待在他怀里,双手放在胸前,闭着眼。从黑羽这个视角看过去,就像一只乖巧的小猫。
啊我弟弟好可爱。
黑羽笑得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怀里的人毫无预兆地睁开了眼,黑羽赶紧将笑脸稍稍收敛。
“怎么了?”
“没什么,睡不着,好冷。”
黑羽四处看了看,这地方被子只有一床。便将被子拿来,展开后想用被子把两人裹住,但发现太小了。
黑羽见状立马说道:“弟弟,衣服脱了。”
“嗯?”
感觉月白在用看人渣的眼神看自己呢。
“呃,我是说,你衣服不是湿了吗?脱下来再盖被子比较好吧……”
月白这才放下戒备,把湿掉的外衣都脱了下来,还剩里衣,黑羽就用被子把他包了起来。这是裹得严严实实的,月白只留了个脸在外边了。
“……黑羽?你不冷吗?”
月白看着黑羽一身湿哒哒的衣服,有些担心地开口问道。
黑羽无奈地笑了笑,“没办法啊,这被子太小了,塞不下两个人。”
月白皱眉思索了一会儿,对黑羽说:“你也把湿的衣服脱了。”黑羽就听话地脱去了湿衣服,不知道月白要干什么。
只见月白从被子里钻出来,对他道:“坐到墙边去。”黑羽就背靠着墙屈膝坐下,背后被月白塞了个枕头,月白就坐到他两腿之间,把被子拉过来把两个人围住。
他身后的黑羽可是动都不敢动了,这样虽然很暖和但是月白一直在他两腿之间动来动去,他小兄弟感觉不太好。
他赶紧按住月白扭动的身体,“白,你别动了,就这么靠着吧。”
月白把头往后倚,靠在他胸膛上,闭着眼睛。像是要睡觉了。
好温暖……
他忍不住在黑羽胸膛上蹭了蹭。
黑羽早已整个人都僵硬了,这么一蹭倒是有些放松了。眼里是似水的柔情。
安静了许久,黑羽想他也许该说点什么来缓解一下气氛。
“嗯……月白?你昨天,为什么突然哭了?”
月白没回他话,黑羽觉得他应该是睡着了吧,就也闭着眼打算睡了。
怀里的人却冷不丁出声了。
“我做了个梦。”
“嗯?”黑羽睁开眼,低头看向怀里的人。
月白把头偏向门那边,静静看着窗外的雨景。
“梦里,我看见有个男人,挺胖的,把我摁在地上打,不过那个我是小时候的我,而现在的我就在旁边看着。”
黑羽呆住了,不可思议地看向月白,眼里满是惊喜,忍不住扬起一个笑容。
“然后呢?”
“然后……然后场景变了,有个黑色头发的孩子护在年纪小小的我身上,我想向前走几步看清楚他的样貌,但是有藤蔓缠住了我,不让我继续往前走。”
“当时我好着急,我就这么看着两个孩子被殴打至晕,然后就感觉身上好疼,觉得那个年纪小的我所体会过的痛苦就是我自己经历过的,真的好难受……”
黑羽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月白抬头看他,他就这么直愣愣地看着月白的眼睛,红眸里满是忧伤和恐惧。
不对,这不是他想要的。
黑羽突然把月白抱紧,力度大得像是要把人融入自己的血骨。
其实仔细想想,为什么非要月白想起那些悲伤的记忆呢,这只不过会让月白感到难过和痛苦,他的目的是让月白感到温暖,让他觉得有家可归,为什么非要他想起这些只能让人感到痛苦的事情呢?
月白静静待在他怀里,过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拍了黑羽两下,“放开,疼死我了。力气那么大干嘛。”
他觉得黑羽的反应有点不对劲。
“你怎么了?这个梦怎么了?该不会是就是那些所谓的以前的事情吧。”他半开玩笑地说道。
不料黑羽却在沉默了一会儿后点头了。
月白怔住了。
黑羽仍这样紧紧地抱着他,好像下一秒他就会消失一样。
过了一会儿,黑羽张口道:“月白,如果,记忆就是这样的,你还愿意回想起来吗?”
“不用勉强自己也可以的。”黑羽担心地看向他。
月白看向黑羽,认真地说“如果……如果想不起来你就会离开我的话,我会去想起的。”
月白其实一直觉得他心里有什么东西悬着,他十分珍惜着黑羽对他的这份好,但是这份好就好像是天上掉下的馅饼,总啃得不踏实。
黑羽闻言便笑了,“当然不会。”
心里像是缓缓流入了蜂蜜,甜得他笑弯了眉眼。
“我想清楚了,你不必强迫自己去记起那些事情,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的弟弟。”
只是弟弟啊……
月白偏过头,不知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别扭些什么。
黑羽其实一开始没打算说上“弟弟”这个词,但除了这个身份好像没有别的理由能让他继续留在月白身边。
月白突然有点烦躁,“我不会再去想那些事了,记不起那些东西,自然也没有和你作为兄弟的记忆,你还怎么能说我是你弟弟呢。”
月白转过身,用手撑着上半身,冷风灌进被子里,惹得他一阵寒颤,抬头直视着黑羽的眼睛。
“你弟弟只活在你记忆里,我只是月白。我可不想当你弟弟的替代品。”
黑羽想他也许是知道那些话的意思的,但他不愿理解,也不敢理解。
这份情感早已不局限于兄弟之情了。
可以说他早就知道了,只不过是总在逃避。无法接受作为哥哥的自己对自己的弟弟动了歪心思。
换做别人他早就直接上了,可月白不一样,月白是他在这世上最疼爱的人,他哪忍心让月白去承受这份不该有的禁忌的爱所带来的负担。
气氛就这么僵持着。
月白突然转了个方向,打了个喷嚏。
“嗯?感冒了吗?我出去帮你买药吧。”
黑羽起身欲走,却被人扯住衣角。
黑羽怔在原地,回头。
月白低着头,身体微颤着,长发遮住他的眉眼,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
心跳仿佛漏了一拍。
“别走,我冷。”
黑羽抿唇,坐回去,这回将月白裹得严严实实的,自己没钻进被子里,只是躺在外面,隔着被子抱着月白。希望这样能给他带了更多温暖。
月白看着他,目光在他的脸上流连往返,不知在想些什么,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便睡去了。
黑羽就这么看着月白的脸发呆。
弟弟从小就长得很好看,五官很精致,有比女孩子还细腻白嫩的皮肤,甚至连讨厌月白的村民们都曾夸过月白的容貌,而黑羽觉得月白最好看的地方是他的嘴唇。
唇珠圆润,唇形立体且饱满,闭着唇时会有个微微上翘的弧度,好像无时无刻都微笑着,充满了暖意。唇色粉嫩,就像樱花的花瓣那样。
看小说里描写的女孩子的嘴唇尝起来就像果冻呢。
月白的嘴唇像女孩子一样好看,那味道是不是也一样呢。
黑羽觉得这一瞬间他是被鬼附身了,被鬼给迷了心窍。
于是他低头吻住月白的嘴唇,但也只是这样,不敢再动。
那一刻他好像看到月白微颤了一下,他有点怂了,但还是没放开。
过了会儿,月白没再有别的动作,他便放开了胆子,双唇微张,舌尖探出,一遍又一遍描摹着月白漂亮的唇形。
还是不满足——黑羽从不知道自己是这样贪婪的人。
于是舌尖撬开毫无防备的人的唇,探入他的口腔,尽情掠夺着他温润的美好,舌尖轻轻搔刮着他敏感的牙肉。
“唔……”
怀里的人突然呻吟出声。月白脸颊上早已染上几分红晕,他睁开眼,瞪着黑羽。
黑羽懵了会儿,停住动作不敢动了。
不料月白却突然跟豁出去了似的按住他的后脑勺,用笨拙地动作回应着他。
黑羽登时就懵了,但伴随而来的还有惊喜。
于是这吻愈发热烈。
直到月白脸憋得通红,黑羽才放开他,舌尖扯出一条暧昧的银丝,月白见了耳根子都烧了起来。
黑羽这才惊醒。
我在干什么,完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干都干了快承认啊。
黑羽闭着眼,酝酿好了情绪。
睁眼,认真道
“我喜欢你。”
月白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对。
他刚打算说出这句话。
脸颊染上红晕。
看着黑羽紧张的神情,到最后也就应了一声“嗯”。
然后又觉得不够,连忙补了一句,“我……我也喜欢你。”话音刚落便又被人堵住嘴唇。
这个吻不像之前那样温和平静,充满了霸道的侵略感,像是惊涛骇浪席卷了城池。月白下意识闭上眼睛。
舌头在人温热的口腔内扫荡,卷着月白粉嫩的舌尖不断挑逗。
来不及咽下的唾液从嘴角溢出。
“呜……”
睁开眼,黑羽翻了个身,将他压在身下,头埋在他胸口,蹭了蹭。
“月白……”被唤的人轻轻勾起唇角。
黑羽抬起头,直直盯着月白的眼睛。
之前曾有过的感觉。
这眼神像是炽热的火焰,此时紧紧将月白包围着。
“怎么了?”
“跟我回家吧。”
不是那个会带给你恶梦的家,我会给你一个新的家,一个只有你我的家。
黑羽握住月白的一只手,在手心摩挲。满怀期待地看着月白。
被握住手的人红着脸,点头。
“嗯。”
一个短促的音节,却足以让黑发的人高兴得飞起。
紧紧抱住怀中的人。
反悔也没用了,再也不会让你离开了哦

————
烂尾了_(:зゝ∠)_意料之中。
_(:зゝ∠)_这种垃圾我居然憋了好几天才写出来是有多渣
讲道理要不是自己一字一句写出来的我都想删了x
ヽ(•ω•ゞ)然后这儿阿锡
阴阳师雨之霁,ID:废番茄锡
35级萌新w求大佬带飞啊hhh

【鬼使黑白】跟我回家(上)

·初次尝试请多指教
·是不是ooc我也不知道呢
·一时想起的脑洞的产物
·人超友好的,一起来玩吗ヽ(゚∀゚)ノ

今天月白遇到了个怪人,那怪人与他长得有七分像,一头黑发用红绳绑着,最关键的是他明明不认识这个人,这个人却一见到他就紧紧抱着他喊弟弟。
脑子有病吧这人。
这是月白想到的第一句话,但他处于礼貌还是没说出来,他静静地推开怪人,解释了一下他并不是他弟弟这件事,但那人不信,还一直嚷着“我不可能认错,你就是我弟弟”,于是他撒开腿就跑,连手里的麻袋都没顾上,给扔在原地了。
他回到那个破烂的小屋子里,那是他死去的抚养人给他留下的唯一一样东西。
是抚养人,不是父母。
他没有父母,确切的说,他是不知道他自己的父母是谁。他的记忆在九岁往后,九岁之前的事情他一点都不知道,他只知道他在九岁时被他的父母卖掉了,卖到了另一户没有孩子的人家里,也就是他的养父母家里。
说是养父母但俩人也都五六十岁了,但养父母待他很好,虽然家里穷但还是努力让他上了大学。按理来说没什么可抱怨的,但他总觉得缺点什么,比如说一个血浓于水的兄弟。
但这也不是必须的,日子便这样过去,直到有一天,养父在一次工地的施工过程中从高空摔落身亡,包工头耍赖不给赔偿,养母没钱告法院请律师,就这么被气出病来,他就辍了学在家里照顾养母,但家里没钱买药看病,养母也就病死了。
他为了支付学费,就一天打几份工,现在找不到活干,就只好去小巷子里捡捡废品,翻翻垃圾堆,然后,就好巧不巧地碰上了那个怪人。
说真的他还真有股熟悉感,但他也不敢确定。
月白甩了甩头,怎么又想这么多乱七八糟的,那股熟悉感多半是错觉吧。
他这么想着,躺到床上。
冰凉的感觉由床铺透过薄薄的衣料传至全身,他不禁打了个寒颤,要是真的有个兄弟倒好了啊。
第二天他又在巷子里翻垃圾堆,那个怪人居然找到了他。月白看着眼前的人沉默了会儿。“我真的不是你弟。”
“不,你就是我弟。”
“……”
“我是黑羽,你看我俩名字很配吧,一黑一白,这就是作为兄弟的象征。”
“全中国有几亿个叫张伟的人我相信他们也是失散多年的兄弟。”
“……”
黑羽蹲下来陪他一块儿翻垃圾堆,冲天的臭气差点没把他熏晕,但他看看身边一脸淡定的月白,还是忍着了,也不顾及自己身上的干净衣服被弄得脏兮兮的,他憋着气,愣是陪月白在这脏乱不看,臭气熏天的垃圾堆里翻了一天。

“我说,你还真是执着呢……”

“为了弟弟,这点事情不算什么!”

“所以我都说了,我不是你……”

“不,你是。”
月白愣住了,黑羽看向他的眼睛里闪着灼热的光芒,眼神炽热得像是一团火苗,紧紧包围着他。

他有些不自在地扭开头。

黑羽也沉默了一会儿,他抿抿唇,小心翼翼地道:“弟弟,跟我回家吧。”

“所以我说了我不是你弟弟,也不会和你回家。”月白扶额,他有点头疼。

“我先走了。”月白说完,拖着那一麻袋的废品就走,那里面有一半都是黑羽的功劳,走到一半,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见黑羽还在盯着他,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回头喊道:“谢谢!”

他应该是看到黑羽笑了一下,然后他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晚上回到家,他在入睡前突然想到个事。

黑羽说他和自己的名字一黑一白很般配,可是自己从没告诉过他自己的名字啊。

月白这么一想,思绪就更乱了,他在床上又滚了两圈,才睡着。

第二天,他来到那个巷子,果不其然的,黑羽在那个地方蹲着等他,手里还提着一袋面包,拿着一盒牛奶,见他来了就笑着对他招手,把早餐递给他。

“早安,弟弟。”
“所以我说了我不是你弟弟。”
“不,你是。”
“……”

月白接过那份早餐,转头看向黑羽道:“早饭谢谢了,多少钱?”
黑羽却摆了摆手,“不用。”
“可是……”
“我说了不用,你可是我弟弟啊。又不是别人。”
又不是别人。
月白心里怪不是滋味儿。
他不觉得自己是他弟弟,也不应该由他这个“别人”来享受黑羽的好。
黑羽看向他的眼睛里满是柔情,月白感觉有点别扭,再怎么说,就算真的是兄弟,这眼神也不太对啊。
“我不是你弟……”
“你是。”
“……”
月白觉得他大概这辈子都理解不了这个人的倔强,他到底怎么就那么肯定呢。
“诶,你到底怎么就那么肯定我是你弟啊?”
“直觉啊,相貌,体型特征什么的,尤其是那头白发。”就是因为这头该死的白发你才被视为怪物被丢弃。
“白发?白发的多了去了,我之前就认识一个人,叫茨木童子,还有一个叫什么妖狐的,不都是白发吗?”
黑羽摇摇头,“不对,他们不一样。那种感觉,我不可能认错。”他坚定地道:“我了解我的弟弟,这个世界上,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比我更了解他。”
月白看了看手里的红豆面包,这的确是自己钟爱的口味,再看看牛奶,是他喜欢的原味,连吸管都由弯曲的那种帮他换成直的,他知道这种牛奶的原装吸管是弯曲的。
也许只是巧合吧。
他有点心烦意乱,没再应黑羽的话,黑羽则喋喋不休地讲着和他的那些过去,其实他根本就记不起来。
然后又是这么翻垃圾堆度过了一天,到了要分别的时候,黑羽说:“弟弟,跟我回家吧。”他理所当然地拒绝了。
但他在分别的前一刻,还是拉住了黑羽,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其实……我也不太确定我到底是不是你弟弟……”
其实他内心也渴望着有个亲人。
哪怕也许是个假的也不错。
黑羽愣住了,然后就是一阵狂喜,“弟弟!你记起我了吗?”
“……我也只是不确定而已,以及,到现在,我也确实没记起关于你的事情。”
黑羽的双眸又沉下去,但很快明亮起来,“没事,总能记起的!”
“我还不确定我是不是你弟呢你先别那么激动。”
“好,月白,等你哪天想起来了就和哥说,哥带你回家。”
月白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后来几乎有一个月多吧,月白找到了一份小时工,工资待遇足以支撑他的生活,但他还是会每天拿着麻袋,跑去那个小巷子,他每天都会看到黑羽手里提着食物或者是拿着别的小玩意儿在原地蹲着等他,那些小玩意儿大多是他没见过的,却在看见的第一眼就有一股莫名的温暖和熟悉感涌上心头。真是奇怪。
黑羽说那些小物件是他从自己家里带来的,他希望能借助这些小东西使月白能回忆起点什么。
月白也的确有时候看着那些东西,脑子里会闪过几个零零碎碎的画面,但他总是捕捉不到。
月白关于这段时间最清楚的记忆就是,黑羽每次在与他分别的时候,都会央求自己与他回家,而自己总是下意识地回绝。
家?我又没有家。如果你是指那个不堪入目的屋子的话。
那天也还是照常的,月白做完了工作就去了那个巷子,和黑羽打了声招呼就开始了“工作”。
翻了许久,月白有些累了,他就停下,只见黑羽还在忙活,他便倚着墙,盯着黑羽的背影,迷迷糊糊间竟睡去了。

梦里有个身材肥硕的男人对着年幼的自己拳打脚踢,旁边有个女人冷眼旁观,他已经浑身是伤,哀嚎着认错——其实他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大喊对不起,我错了,似乎这样就能求得原谅似的。
看着就好疼……
梦里的他化作一个旁观者,看着眼前的场景一阵心疼,伸手想去帮忙却只触及到一片虚无。
场景突然变幻,他的头好疼,耳边像是有上千只蜜蜂震动翅膀一齐发出嗡嗡的声音。
眼前也被模糊。
迷茫间他只能隐约看到那个年幼的自己还是被那个男人摁在地上殴打,女人也仍是在旁观,这有什么区别吗?
他烦躁不安地继续看着,直到突然出现一个黑色的身影,推开了男人,紧紧护着幼年的自己,于是那拳打脚踢便如雨点般都落在了那个黑色的身影上。他走近,想看清那个身影的真面目,但他刚迈出第一步,所有的场景就都散去了,然后又在更远的地方重新聚集。
他似乎是要醒了,但他此刻却一点也不想醒来,他想再往前走几步,也许这样他就能看见了。
但耳边的嗡嗡声愈发嘈杂,吵得他的神经都快要炸裂,脚下不知何时生出了藤蔓,紧紧缠住他的腿,力度大得似乎是要把他的腿勒断了去,不让他再往前进一步。
他真的急了,那景象又在消散。
一时间,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张开口,不知怎的,竟是喊了一声“哥”。

“月白?”
“月白?别睡了,快起来,天都要黑了。”
月白猛的睁眼,眼里已都是泪水,眼前一片迷蒙。
他想他大概是脑子抽了,否则怎么会突然扑上去抱住黑羽就哭。
在梦里受到的那些委屈像是真实存在过,弄得他心里一阵堵。
黑羽也是被他这个突然的拥抱给吓住了,他有些手足无措,但最终是用更大的力度将月白抱住,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不怕……哥在呢……”
之后就和平常一样,月白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和黑羽道个别就走了,而黑羽今天却显得有点心情复杂。
他的直觉告诉他月白想起了什么。
月白回到屋子里,在床上趴着一动不动,回想着那个梦的内容,但怎么也记不起那个黑色的身影到底长什么样,所能回想起来的也不过是男人对年纪尚小的自己进行殴打,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揪着。
啊啊好在意啊……
但最终还是睡着了,再睁眼时,眼前一片湿漉漉,啊,下雨了。他裹着薄薄的被子,打了个喷嚏。
好冷。
看了看床边老旧的闹钟,它已经不能再响了,他就把它当做钟表。这个点他已经迟到了,离他结束工作的时间只剩十分钟。他想这个时候去也只能要来一顿骂,反正他又没有手机,就不管他了。
他起身下床,毫不犹豫地跑向那个巷子。
鞋子踩在积水里,溅起朵朵水花。
他会在那吗?
心噗通噗通地狂跳,忐忑不安。
会不会离开了呢?
他在雨里狂奔着,雨水淋湿了他的身体,他的头发被雨水打得直愣愣的,贴在他的衣服上。
好冷……
月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找他。
那个屋子里破破烂烂的,估计早就漏水了,而且除了他没有一个人,他一点儿也不想回去。
至于他打工的地方,他现在一点也不想看他脾气暴躁的老板的脸色。
那还有哪能去?
也只有这个有黑羽的巷子。
到了巷子口,他却犹豫了,现在已经不早了,要是黑羽也不在呢?他回头看了一眼烟雨迷蒙的街道。
那他还真的无处可去了。
那就去确定一下吧。
他不再犹豫不决,快速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
雨水营造出的朦胧让他有点看不清,他唯一能确定的是垃圾堆已经不在了。
月白想起那个和这个雨天一样朦胧的梦再往前一步,他就能看清。
于是他向前进了一步,随机落入一个紧实的怀抱。
雨水的味道和泥土的芬芳混在一起钻进他的鼻子里。
他听到一个人颤抖的声音。
“月白……你别走……哥怕……”
怕你再离开,就真的不回来了。
“……”
他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回抱住黑羽。
他心里不可否认地欢欣雀跃着。
理由是什么他也讲不清楚,只不过是种感觉罢了。
也许是数十年来第一次被人这样珍视,也许是在无依无靠的时候突然有个人拥抱了他。
他想,如果黑羽再说出要带他回家这样的话,他不会再拒绝。
他承认,他在这一个多月中已经渐渐习惯了黑羽的存在,这个人强硬地闯进自己的世界里,现在想将他推走已经做不到了。
“阿嚏!”月白没忍住,打了个喷嚏,这俩人才后知后觉自己在雨天里。
黑羽忙把他带到附近房屋的檐下。
“现在呢?垃圾堆被人拖走了,也没事干了。”黑羽耸耸肩。
“去我家吧,去避个雨什么的……”
等等他那个破屋子能避雨?
应该还是能撑一下吧……
月白有点后悔了。
小声开口道“呃,不去也行,那屋子估计撑不住……”
黑羽却是兴奋得又紧紧抱住了他,眼睛明亮,里面的喜悦都快溢出来。
“真的?好好好那快走吧!”
黑羽赶紧推着他走,生怕他反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