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之瘫

您好这儿阿锡/竹叶

渣文手/渣画手/咸鱼/每天颓废着/

嘉吹,凹凸杂食除了安艾都能接受

APH西厨,安东尼奥世界第一暖我不管,亲子分洁癖严重,好船只吃友情和宿敌,独伊洁癖严重,独普只吃兄弟情

阴阳师半退,因为刚抽到荒川又想回坑mmp真是纠结,酒茨/狗崽/青夜青/荒目/灯刀灯/黑白/阎判

以上,总之是个死肥宅(划掉)小可爱

【凹凸世界/嘉瑞】嘉九岁和格瑞老师的日常√(其一)

#ooc预警
#现pa养成√
#全员年龄操作注意!
#第一次写凹凸的同人也不知道性格把控得怎么样,希望有人能给点建议☆_(:3」∠❀)_

1.
今天的早餐很平常,一片吐司,一个煎蛋,一杯牛奶。
用十分钟结束了一份简单的早饭以后,格瑞起身收拾了一下盘子,拿着要用的教材和教辅资料走了出去。
于是一个普通的日常就开始了,进班用眼神威慑一下还在打闹的学生,然后再不知道第几遍地后悔一次当时自己选择来教小学。
当时也许是自己脑子抽了,反正他当时看见个一年级的小孩儿冲着他露出八颗小白牙,他就脑子一热来教了小学。
但事实证明不是所有小孩都那么乖巧。
比如说正在他面前互殴的安迷修和雷狮,班里就他俩闹得最不可开交,跟什么生死大敌似的见面就打。
格瑞冷着脸,一手按住安迷修的脑袋,另一手掐着雷狮的后颈,把他俩分开。
然而还没忙完这个另一边又开始闹了,也不知道是谁又惹了凯莉生气,女孩子的眼泪跟雨水般的流下,旁边的鬼狐一脸幸灾乐祸。
耳边还有人在闹腾
“祖玛你看!有蜗牛!”一脸兴奋的雷德
“哦哦老弟,你看那个男生怎么样!”一脸性奋的艾比
“紫堂走我们去努力学习考上年纪前一百!”一脸正直的好少年金
神经被话语扰乱,像是丝线被乱七八糟地揉在一起,打了死结。
“安静!”格瑞皱着眉,大声喊道。
乱哄哄的情景好歹是安静了点,他揉了揉眉心,坐到教室后面的办公桌上,等着科任老师来上课。
一天过去的很快,对于一些人来说一天就是一闭眼一睁眼的事情,比如说雷狮,格瑞已经提醒了他无数次不要在课堂上睡觉,然而他好像并没有悔改的心思。
送走最后一个小孩,他趴在办公桌上好一会儿才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拿着书离开了。
回家的路也不长,步行十分钟就能到,走到家门口了却看到个人蹲在那。
一头明晃晃的存在感极强的金色头发扎入格瑞的眼球
格瑞试着叫他两声,“您好?您是哪位?”
那人却毫无反应,格瑞皱眉,看着他,那人蜷着身体,看着年纪应该不大,顶多就一小孩儿。
格瑞就又叫了两声,但那小孩儿还是不应,格瑞便直接绕过他走进家门,把门关上了。
洗过澡之后格瑞又隐隐觉得良心有点不安,那小孩身上穿的破破烂烂,现在虽然白天还不算太冷,但晚上气温会降下很多。他思来想去,决定还是出门看看他走了没。
他擦干身子,下身穿了条裤子,上身披着浴巾就出去了,头发还没吹,湿漉漉的搭在他肩上。
打开门见到的还是那瑟瑟发抖的小身影,金色的头发似乎都失去了光泽,寒风列列,他紧紧闭着眼睛,浑身上下能保暖的似乎也只有那条围巾。
他叹了口气,把小孩儿抱起来,带进了屋里。
第二天的早餐很平常,两片吐司,两个煎蛋,两杯牛奶,顺便对面还多了个金毛的小毛孩儿。

2.
小孩儿不经常说话,至少在他面前是这样,但他不屑的神情总让格瑞感到心里一阵想打他的欲望,格瑞耐心地问了他半天他也就回答了个名字和年纪,“嘉德罗斯,九岁。”
“你家人呢?”
“……”
“几年级了?”
“……”
格瑞决定把这孩子先放家里,过两天再说。
于是对他叮嘱了别乱跑之后就离开了。
到下班的时候他才记起家里没什么吃的,格瑞心里咯噔一跳,那小孩儿是不是饿着了。
他急急忙忙地赶回家,顺路带了两个包子,打开门小孩儿一看见他就扑上来,哦,扑向他手里的包子。
格瑞甚至还没反应过来。
嘉德罗斯用力大口地咬着已经有点凉了的包子,一边瞪着格瑞,像是在撕咬格瑞一样。
格瑞像是看见了只因被主人冷落而发怒的猫咪。
他愣神过后摇了摇头,让自己别再想那些不切实际并且毫无意义的事情。
嘉德罗斯吃完以后就靠在沙发上很自觉地开了电视。
格瑞看着被他霸占了一大半的沙发感到头疼。
“你往那边坐点。”
小孩儿瞥了他一眼,露出一个嘲讽的笑
“凭什么,渣渣,你还把自己当回事了?”
格瑞顿住,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小孩看了很久,然后一把揪住人的脸颊往外扯。
“嗯?”
嘉德罗斯显然是没料到他会这么干,于是在愣了一会儿以后立马张牙舞爪地开始挣扎,格瑞腾出另一只手控制他。
“以后还这么说话吗?”
小孩儿不理会他,即使疼的连眼泪都在打转了还是一言不发地抵抗着他。
格瑞眯了眯眼,手里的力道加重,小孩儿一发狠咬了他的手腕一口,他吃痛放开,嘉德罗斯一下蹦到沙发靠背的顶上,努力憋着眼泪,脸颊被捏的发红,他怒骂:“你管的了我?渣滓,谁给你的胆量捏的我的脸!”
格瑞揉揉太阳穴,“你要是乖乖听话我就把你留在这,要是不听的话就出去吧。”
嘉德罗斯憋着一口气憋了半天才说:“走就走,谁要你留了,我爸妈肯定很快就会来接我的!”
傻子都能听出来他最后一句话的底气不足。
格瑞不得不承认他有点心软了,尽管这个孩子多么尖锐带刺,他也还是没办法放任这个孩子不管——也许是出于教师的天性。
格瑞深呼吸一下,然后对他道:“那你先留着我这等你爸妈回来怎么样?”
嘉德罗斯抿唇,犹豫着,想了想现在也没有能去的地方,便坐回沙发上,“……好”
格瑞叹了口气,总觉得自己给自己找了个麻烦,可职业病犯了他也拦不住。
格瑞看了看手臂,已经被嘉德罗斯抓出了血印子,他实在不知道那小孩才这么小一点哪来这么大力气,他都差点没治住。
格瑞走进卧室,坐到床上,从床头柜里拿出药箱 自行处理了一下之后用绷带简单地扎上。
然后他看见一个金色的身影躲在门外悄悄瞅着他,格瑞向他招招手,让他进来。
嘉德罗斯也不客气,他没穿鞋子,就直接跳到格瑞的床上盘腿坐下,一条围巾捂住大半张脸,格瑞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问道:“有什么事?”
“嗯……我好歹也要和你相处几天”
“所以?”
“那我怎么叫你?”
“不叫渣渣就行。”
“不会啦!我刚刚已经见识到你的力量了,是值得我尊敬的对手。”
小孩儿一本正经地看着他,表情严肃得格瑞有点想笑。
“那好,那你叫我格瑞?”
嘉德罗斯郑重地点点头,并且还认真问清楚了这两个字怎么写,并且一笔一划地不断在纸上重复地写着这个名字。
格瑞觉得他从没遇见过这么有意思的(傻)孩子。不过他写的字倒是挺好看,像是在哪学过书法似的。
“你以前上过学吗?”
格瑞抬起头问他。
“没有 我一直是家里给请的家教”
格瑞闻言皱眉,学校的教育的一个孩子的成长十分重要,在学校学习的不仅是学习知识,还有与人交流的方法,以及方便日后在社会立足的人际关系。从这小孩一开始对他的蛮横态度来看,他的家庭并不注重这一方面的教育。
格瑞便问:“想上学吗?”
嘉德罗斯正在写字的手停下,又露出那种不屑的神情,“我可不需要,用不着和那些渣渣接触。”
格瑞眼角抽动一下,但他也懒得和嘉德罗斯再争论些什么了。
“明天跟我一起走,我带你去学校看看。”
“哦。”小孩儿毫无兴趣地应声道。

————

_(:3」∠❀)_哦哦哦哦就这样√下一章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已经沦落到混沌恶状态(瘫)
门牌648176789,_(:3」∠❀)_来玩啊www

评论(4)

热度(62)